*
關於神典
最新消息
服務內容
服務流程
宗教專區
禮儀百科
寵物禮儀
相關連結
神典FB
神典部落格
神典榮獲政府殯葬服務評鑑甲等
神典影片追思專區
禮儀百科 *

孔子及其儒家學派的生死觀 

王夫子(作者為長沙市文化與管理研究所所長)

公元前七七一年周平王遷都于洛陽,史稱東周。
此後,周室日趨衰微,諸侯爭雄,天下紛崩,征戰愈益頻仍。史稱『春秋、戰國』。

直到公元前二二一年秦始皇重新統一中國,才大體結束了混亂的局面。

公元前六世紀以後,中國的思想界開始活躍起來,到秦始皇統一中國前的四百餘年間是中國歷史著名的『諸子百家』的新思想爭鳴時代。期間,人才輩出,各種學說紛紛出籠,互相競爭,為中國思想史留下了寶貴的精神遺產。當時,影響最大的學派(又稱「顯學」)有儒家、道家、墨家三家。

其中,儒、道再加上佛家,對中國古代文化的影響最為深遠,而墨家學派的影響從秦漢後大體銷聲匿跡了。

下面先就儒家生死觀予以討論。
孔子(公元前551-479年),名丘,字仲尼。其先祖是殷商的貴族,周滅商,受封於宋國,世居宋。到孔子的曾祖父孔防叔時,宋內亂,避亂遷魯。到孔子時,家道已落敗。魯國是周公旦(周武王的四弟)的封地,號稱『禮儀之邦』,古代的章典、文獻極為豐富;而孔氏家族又具有殷商的文化傳統,這些對於孔子成為一代思想家無疑受益匪淺。

孔子是一位偉大的入世主義者他對人間的苦難充滿了同情,以澄清天下為己任,對社會治理傾注了飽滿的熱情。他一生奔波,不畏艱辛,希望找到心目中的『明君』(所謂『聖王』),以實現他的理想社會。但屢屢受挫,鬱鬱不得志,晚年歸隱,潛心整理古代文獻,以圖影響後世。孔子一生弟子眾多,相傳『弟子三千,賢人七十有二』他死後,弟子、再傳弟子將其言論編為<論語>一書,並一代一代地發展了他的學說,其中成就最大者當推孟子和荀子,終於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對後世影響深遠的儒家學派,這樣,孔子再中國思想史上不僅是開創了一個學派,而且給後世留下了一個具有陽剛之氣的崇高的人格形象。

孔子以周文化(『周禮』)的繼承者自居。儒家的最基本概念就是『仁』。<說文>:『仁,親也,從二人。』即是說『仁』就是協調兩個人之間的親密關係的一種境界或一類行為的準則。在『仁』的旗幟下,孔子學說的邏輯如此展開;一是個人的道德修養,儒家的理念人格是「聖人」;二是參與社會活動實現理想社會,儒家的理想社會是『聖王之治』。對此,<禮記˙大學>概括為:誠意、正心、修身、治國、平天下。後人亦稱之為『修、齊、治、平』功夫或『內聖外王』之學。修、齊為『內聖』誠意、正心亦為修身的組成部分;治、平為『外王』。其中,『內聖』是為了『外王』,『內聖』是『外王』的基礎,而這兩者的最完美境界都達到了『仁』。
後來,<孟子>云:『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濟天下。』便是具體展開了孔子『內聖外王』的思想。正因為如此,儒學被稱為『仁學』『人學』,近世亦有人稱孔子為『偉大的人道主義者』。

孔子儒學的最高目標是安定天下,治理社會。這一強烈的入世精神使他的人生觀積極向上,他將『生』與『死』都與這一目標聯繫起來,而將生命價值的砝碼放在『生』上,強調『君子自強不息』。<論語>中頗多諸如此類記載,如:『志士仁人,無求生以害仁,有殺身以成仁。』『見義不為,無勇也。』『不義而富且貴,于我如浮雲。』『任重道遠』,『死而後已』等。就是說,生和死都要達到『仁』的境界,甚至『朝聞道,夕可死矣。』君子決不苟活於世。後來,孟子概括為『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謂大丈夫。』(<孟子˙藤文公上>)並提出君子養『浩然之氣』,亦是發展和豐富了孔子的人學思想。

後世有一種誤解,以為孔子是主張『君子固窮』一類的人物,鼓吹『飯疏食飲水,曲肱而枕之,樂亦在其中矣。』給人一種滿足於窮困的自傲君子形象,乃至於將魯迅先生<孔乙已>中孔乙已的形象加之於孔子。其實,孔子是熱衷于世俗追求的,只是對於『不義』的富貴『於我如浮雲』;而『富而可求也,雖執鞭之士,吾亦為之。如不可求,從吾所好。』即不能遂己所願,則退而修身,決不為富貴而求富貴。子貢問他,有一塊美玉,是藏起來好呢?還是找一位識貨者賣掉呢?孔子答:賣掉!賣掉!我正在等識貨者呢!(子曰:『沽之哉!沽之哉!我待賈者也。』)渴望從政的急迫心情呼之欲出。

五十四歲前,孔子居住在自己的祖國,希望能在政治上有所成就並做過一任司寇(司法部長),但終不得志。魯定公十四年(前496年),孔子五十四歲,因政見不合鬱鬱不得志,於是帶著弟子們離開魯國;這個士人團體在外周遊十四年,歷經衛、鄭、宋、陳、楚等國,想找到理想中的「聖王」以實現他心中的理想。然歷經艱辛,終無所獲,最後於魯哀公十二年(前483年)返回魯國,此時孔子已六十八歲,垂垂老矣(各書所載時間略有異,此依<史記˙孔子世家>)。他似乎知道自己從政已無可能,於是發憤整理古代典籍,希望以此影響後世。

孔子的晚年是在悲憤中度過的,魯哀公十四年(前481年)春,魯人在郊外打獲麒麟。孔子視之,曰:『吾已矣夫!』認為這諭示自己快完了。適逢得意弟子顏淵死,孔子大為感傷,痛呼『天喪予!』聯想到捕獲麒麟,喟嘆『吾道窮矣!』『莫知我夫!』『知我者其天夫!』次年,得意弟子子路又死於衛。孔子自知時間不多了,加快了文化典籍的整理工作,並哀嘆:『君子病(疾)沒世而明不稱焉。吾道不行矣,吾何以自見於後世哉?』後來孔子病重,子貢來看望他,『孔子方負杖逍遙於門,曰:「賜汝來何其晚也?」孔子因歌曰:「太山(泰山)壞呼!梁柱摧乎!哲人萎乎!」因以涕下。謂孔子曰:「天下無道久矣,莫能宗予。夏人殯于東階,周仁于西街,殷人兩柱間。昨暮予夢坐奠兩柱之間,予始殷人也。」』後七日而卒。(<史記˙孔子世家>)孔子死於魯哀公十七年(前479年),享年七十三。

孔子儒學是通過積極的建功立業來超越生命有限性的,因而對生前、死後的榮譽都特別珍重。孔子說:『君子疾沒於世而明不稱焉。』儒家的這一積極超越態度集中表現在『三不朽』信條上。<左傳˙襄公二十四年>載,晉國範宣子問穆叔:古人有句話說『死而不朽』,這是什麼意思?穆叔答曰:『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,雖久不廢,此之謂不朽。』就是說最崇高的是像伏羲、炎、黃、堯、舜那樣謂天下建立偉大的道德,開創一個時代,奠定人類社會的行為準則,使萬民世世大得其惠,故為立德(德˙得也)。『德,國家之基也。』其次視為天下,後世建立功業,如大禹治水患,立夏國,使天下人受其恩澤,有功於當世和後人,故為『立功』。再其次是像孔子、老子那樣建立學說,使後人受其教化,是為『立言』。這樣,人雖存歿,但名聲永存,從而達到不朽。至於保守祿位、家產,使之世代相傳,不絕於祀,這至多只能叫『世祿』。『祿之大者,不可謂不朽。』這是儒家積極而獨特的超越死亡的態度,對後世影響極大。著名史學家司馬遷在<史記˙自序>中寫道:『古之富貴而名摩(磨)滅者不可勝記,而惟有倜償之人稱焉。』並歷述了周文王、孔子、屈原、孫武等人所建立的偉大績業,他們的聲名也隨其偉業而永存,光照後世。(亦見<報任安書>)他於<史記˙孔子世家>中評論道:『天下君王至於賢人眾矣,當時則榮,沒則已焉。孔子布衣,傳十餘年,學者宗之。自天子王侯,中國言六藝者折中于夫子,可謂至聖矣。』『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輕于鴻毛。』(<報任安書>)它們均直接源於儒家的『三不朽』思想。宋末愛國詩人文天祥『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』的千古絕唱則為這一超越作了一個最好的注釋。

孔子生死觀中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是,他迴避談論鬼神和死亡問題。子路問他怎樣事奉鬼神,他迴避了這一個問題:『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?』子路又問死是怎麼一回事,他又以同樣的方式回答問道:『未知生,焉知死?』他一生拒絕談論死亡級鬼神,而教導學生專注於人事,『靜鬼神而遠之。』蓋殷商以來,鬼神觀念非常盛行,至西周仍然如此,孔子認為敬鬼神達不到社會治理的目的,因而迴避之,但他究竟如何看待這些問題,我們終不得而知。應該說,孔子迴避死亡的態度對後世中國人產生相當深的影響。

大體上,儒家是從入世精神、仁學推衍出它的生死觀,並服務於他的人格修養和社會治理。具體地說,儒家通過積極的人生實踐,建立功勛和學說,造福於社會並揚名於後世,以此超越死亡,達成生命永恆。儒家的基本邏輯是:入世主義精神、仁學、人格修養、社會治理,它的生死觀集中體現在『三不朽』信條中。因而儒家的人生觀是積極的、蓬勃向上的。

返回禮儀百科列表

*